内容正在载入中,请稍后……
↓↓↓微信公众号↓↓↓
联系露可
统计
微博
分类
日历
其他
8 Dec.2011

《龙枪编年史》微读书笔记【持续更新】 不指定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龙枪   出处:本站原创            | |
卷一 秋暮之巨龙

1、
引用
"Besides," he said, "that dagger was Flint's!"
“话说回来,”他说,“那把匕首其实是佛林特的……”
——第一章

这句泰斯的台词算得上是全书开篇的第二个笑点,第一个笑点当然是坎德人登场时调侃矮人的那段话,在那部很渣的动画片里,这句台词也有保留,不过仔细想来,似乎这一句不太符合泰斯的性格。

龙枪里多次提到了坎德人所谓的观点,他们从不认为自己“借东西”“捡东西”这样的行为算作偷窃,如果一定要指责他们在偷东西,坎德人会觉得非常受伤。根据前文和后面那一段与地精的战斗来推断,泰斯用来杀地精的匕首是他跟佛林特拥抱时随手拿过来。

按照书中所描述的坎德人的性格,如果失主对泰斯说,某某东西是自己的,泰斯总是说,“一定是你弄掉了。”或者“多亏我帮你捡到。”因为在坎德人看来,自己包包里新增的物品都是人家不想要了的,那么也应该是算他的东西了。

所以我觉得,此处泰斯自己说出来“这匕首是佛林特的”感觉就有点不合情理了。

2、
引用
I am Fewmaster Toede, leader of the forces that are keeping Solace protected from undesirable elements.
我叫修马斯特·投德,是负责保护索拉斯不受外力侵扰的卫戍部队首领。
"That fool? Our Fewmaster works for the-ugh!"
我们的首领服从……
——第一章

我好像在翻失落的编年史时提到过投德名字的问题,再一次感觉这个Fewmaster是投德的职位,小队长之类的,相对于后面的Highmaster。作者西克曼有这样的注释,只有大地精会喜欢“啥也不会”这样的称号。

3、
引用
He made a mental note to have a private word with the kender.
他比了个手势叫坎德人过来,示意有话要和他商量。
——第二章

此处应该是误译了,应该是坦尼斯提醒自己千万记住要去嘱咐坎德人,别惹麻烦。

4、
引用
Kitiara was their older half-sister.
因为奇蒂拉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姊姊。
——第三章

误译,小奇是双胞胎的同母异父的姐姐。

5、
引用
Everyone except Raistlin turned. The mage relapsed into the shadows once more.
所有人都面向门口,除了雷斯林之外,他又再度瑟缩到阴影之中。
——第三章

史东出现时,小雷没像其他人一样看向门口,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感,这种故意的忽视,更能让自己与众不同,让对方单独跟自己打招呼。五年前,史东可是要求兄弟两人同他一起北上,史东肯定最想邀请的是小雷,不然为何小雷拒绝后,史东极力劝说呢(灵魂熔炉情节),最后才勉强跟小奇同行。坏笑。

6、
引用
"I am a Knight of Solamnia," Sturm said.
“我是索兰尼亚骑士的一员,”史东说。
——第六章

史东说谎了。

在最后归宿旅店里,见面时卡拉蒙问了一句,“So you're a knight now?”顿时史东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忽略了卡拉蒙这个问题。在被册封之前,史东对于自己骑士身份的问题,一直是采取回避的态度,基本都是不正面回答,但是这里,面对河风对于自己的不信任,他却脱口而出了谎话。像史东这样严于律己的人,想必一直隐瞒事实也非常的不好受。其实我倒也无法理解,他为何一定要骑士这么个名号,既然他都能以骑士的规章和制度来约束自己的行为,干嘛非要有那么个封号。

7、
引用
Sturm, refusing all offers of food, went outside to keep watch.
史东不顾瓜分已经匮乏的食物,独自一人到洞穴外面去守卫。
——第六章

我真不是针对史东,从失落的编年史看来这家伙其实挺毒舌的。一行人准备坐船过水晶湖时,史东看看天空说了一句“这种天气下,我们一船人真是绝好的真人靶子。”

我觉得史东有一种自我牺牲的快感,当然,我承认他非常善良,有着各种美德,但依然感觉他某些过于自我牺牲的行为,能给他带来极大的满足感。

8、小雷装弱。——第七章

忘记以前是否写过这个,不管了。小雷装弱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他初入魔法学校,上课时遭到高年级同学的欺负,老师用教鞭打他时,他果断装晕厥,结果从此后老师再也不敢鞭打他了。如果不看战斗双子和失落的编年史,光看编年史的话会觉得小雷身体相当差,几乎随时会倒地不起,当然也可能是作者在后来故意让小雷的身体变得更加“健康”了些,我觉得小雷绝对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孱弱,秋暮到冬夜之间,英雄们所经历的那一切,很是艰辛与漫长。装弱对小雷来说好处多多,总能得到额外的照顾(除了卡拉蒙以外的),隐藏实力。

小雷备受瞩目的存在感很大一部分就是装弱刷出来的。

9、第八章

战斗的场面简直就跟龙枪世界上的法师一样,一个字“弱”。与佯装成牧师的龙人们开战应该是龙枪英雄们的第一章,之前对地精和逃跑就不算了。这群人的打斗基本上都是骑士被放倒,法师把自己累倒,坎德人和矮人插科打诨。在小雷让岸边一些地精睡着后,坦尼斯惊讶地发现法师长进了许多,亲,咱不这么没见过世面好吗?然后就是逃跑,打不过就跑,谁让这帮家伙就神选出来,好运一直相随,总能各种奇怪的方式跑掉。

10、
引用
‘How certain are you that this forest is Darken Wood, Raistlin?’
‘How certain is one of anything, Half-Elven?" the mage replied. "I am not certain of drawing my next breath. But go ahead. Walk into the wood that no living man has ever walked out of. Death is life's one great certainty, Tanis.’
“雷斯林,你有多确定这座森林是暗黑森林?”
“半精灵,你觉得一个人能对一件事情有多确定?“法师回答。“我不确定我下一秒是不是还活着。但是你尽管可以走进那座从来没有人活着出来的森林里。生命中最确定的就是死亡,坦尼斯。”
——第九章

搞不懂帕萨里安为什么要在小雷试炼之后给了他那双沙漏眼,说是要教他不要傲慢自大,教他学会耐心。帕萨里安到底有没有脑子,当一个人满眼看到的都是衰亡的时候,他还能耐心个屁啊,他肯定要更加争分夺秒的去达到自己的目标。

其实这里小雷说了句大实话而已,只是在那种情况下,或者在任何情况下,实话往往是人们最不想听到的,也最不愿意承认的。“人们宁愿否认事实,也不远面对真相。”我穿越了。

11、
引用
‘I'm going with Sturm,’ he said suddenly. ‘But I'll be responsible for no one else in this decision. The rest of you may follow as you choose.’
Tanis regarded the mage with a slight smile. "Why do you come?" he couldn't help asking. ‘Because you will need me, Half-Elven,’ the mage hissed. ‘Besides, where would you have us go? You have allowed us to be led this far-there can be no turning back. It is the Ogre's Choice you offer us, Tanis-'Die fast or die slow.'’
The others glanced uneasily at Tanis as the brothers passed. The half-elf felt like a fool. Raistlin was right, of course. He'd let this go far beyond his control, then made it seem as if it were their decision, not his, allowing him to go forward with a clear conscience. Angrily he picked up a rock and hurled it far down the mountainside. Why was it his responsibility in the first place? Why had he gotten involved, when all he had wanted was to find Kitiara and tell her his mind was made up-he loved her and wanted her. He could accept her human frailties as he had learned to accept his own.
“我决定跟着史东,”他突然说。“要不要去你们自己决定,我不负任何责任。”
坦尼斯微笑着打量法师。“你为什么要跟来呢?”他忍不住要问。
“因为你们会需要我的,半精灵。”法师嘶声道。“还有,你认为我们还能去哪里呢?你带领着我们到了这么远的地方,已经没有回头的道理了。你给我们的选择只有两个:早死早超生或者被凌迟至死。”他走下山坡,“哥哥,你要来吗?”
当这对兄弟经过时,其他人不安地看着坦尼斯。半精灵觉得自己像个笨蛋,雷斯林当然是对的。他让大家跟着来到这么远的地方,却又试着让这一切看起来是众人自己的选择,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好过些罢了。他生气地拉起一块石头,丢下山坡。为什么一开始就是他要带头呢?为什么正当他只想找到奇蒂拉,对她说决定与她厮守到老的节骨眼上,竟得被迫卷入这事件当中呢?他也许就可以接受她属于人类的弱点,就像接受自己身上的一样。

小雷又一次说出了真相。

坦尼斯跟大多数普通人一样,遇到事情先不去结局问题,而是先去抱怨为何自己会被卷入其中,即便是不得以非得做个决定什么的,又千万个不愿意承担责任,他希望一切事情都随他心意,希望同伴们都自愿作出决定,就是害怕一旦出了差错,其他人不至于怪到他的头上,所以坦尼斯这个领头人一直做得很不好,他的不情不愿会导致整个队伍没有章法。只为了让自己好想一些,他就时而做个决定,时而又不管大家。罗拉娜那么勇敢而伟大的女人是怎么会一直钟情于他的,真是狗屎运当头,挡都挡不住。
时间:15:40 评论(1) 引用(0) 阅读(59204) Tags: , , , ,
littlewing Email
2012/1/22 星期日 09:59
露可最近有没有翻译新的作品啊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