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正在载入中,请稍后……
↓↓↓微信公众号↓↓↓
联系露可
统计
微博
分类
日历
近期未回复留言
其他
  书名:魔瞳法师之巨龙(龙枪系列 失落的编年史,卷三)
  原名:Dragons of the Hourglass Mage
     (Dragonlance, The Lost Chronicles, Volume Ⅲ)
  作者:玛格丽特·魏丝 Margaret Weis,崔西·西克曼 Tracy Hickman
  翻译:露可小溪
  进度:完结    阅读:总目录、BOOK 1、BOOK 2、BOOK 3

  书名:云城飞将之巨龙(龙枪系列 失落的编年史,卷二)
  原名:Dragons of the Highlord Skies
     (Dragonlance, The Lost Chronicles, Volume Ⅱ)
  作者:玛格丽特·魏丝 Margaret Weis,崔西·西克曼 Tracy Hickman
  翻译:露可小溪
  进度:完结    阅读:总目录、BOOK 1、BOOK 2、BOOK 3、BOOK 4

  书名:王国深处之巨龙(龙枪系列 失落的编年史,卷一)
  原名:Dragons of the Dwarven Depths
     (Dragonlance, The Lost Chronicles, Volume Ⅰ)
  作者:玛格丽特·魏丝 Margaret Weis,崔西·西克曼 Tracy Hickman
  翻译:露可小溪
  进度:完结    阅读:总目录、BOOK 1、BOOK 2

.::更多龙枪系列书籍译本::.

温馨提示:由于个人原因,本站所有译文需注册后方能阅读。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祝大家新年快乐!
分页: 1/20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19 Nov.2009

[置顶] 创建了一个QQ群 晴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琐碎   出处:本站原创   
嗯嗯,创建了一个QQ群,群名称跟博客名字一样,最后归宿!

群号:95961297
时间:22:35 评论(6) 引用(0) 阅读(52929) Tags:
10 May.2015

我的微信公众号 不指定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琐碎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时间:17:37 评论(0) 引用(0) 阅读(703) 
4 Jan.2014

2013年读书汇总 不指定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阅读   出处:本站原创   
       2013年读书29本/套。
       虽未完成年初预定的每周一本的计划,不过从书单看来貌似还算有点厚度。
       简单汇总一下,2014年继续加油,每天至少专注阅读1小时。
       顺序基本是按时间倒序,有些同类的书就调到一起写。

      1、古董局中局 作者:马伯庸
      2、古董局中局 2 作者:马伯庸
      能吸引人一口气读下去,轻松不累的系列,比我以前读过的亲王的一些中短篇小说丰富许多,不是那种干巴巴单纯地耍小聪明。设定挺不错,在古董方面有很多实实在在的料(在外行看来),两本当中又属第一本更好,清明上河图的故事则刻意的地方太多。书中的感情部分,尤其是第一部的感情戏有点游离于故事之外,出现的莫名其妙。

      3、饥饿游戏 作者:苏珊·柯林斯
      4、饥饿游戏2:燃烧的女孩 作者:苏珊·柯林斯
      5、饥饿游戏3:嘲笑鸟 作者:苏珊·柯林斯
      看完电影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之后补的,之前没看过第一部,直接看了夹在当中,故事又没说完的第二部,着实让人很不爽,赶紧把书买来开读。
      背景设置小巧,前两部的故事比较简单,作者得以较好的把握,伏笔的铺设和细节都比电影要丰富很多,不过似乎有些伏笔在第三部里并没有很好利用(不排除我读的太快,忽略掉了)。第三部转移了新的地方,增加的一批新人物,更换了故事的套路后,突然感觉混乱起来,最后的结尾也感觉坑上虚掩了一个破盖子。
      
      6、天方夜谭
      跟小时候读过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的三观略奇葩。

      7、夜幕降临 作者:迈克尔·坎宁安
      8、By Nightfall 作者:Michael Cunningham
      作者迈克尔·坎宁安是耶鲁大学创意写作的教授,对人物内心的描写十分细腻,故事发生在不长的时间里,发生的也只是几件看似平常、却又能将如死水般生活激起波澜的琐事。作者将主人公每时每刻的各种奇思妙想、胡思乱想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读者面前,让我们放大来观察这些平日也许一闪而过,也许困扰纠结的想法时,可能会感觉到荒谬、可笑,或者愤怒,这不就是我们浮躁焦虑的内心吗?
      英文版听的有声书,由休·丹西朗读。
      
      9、穿裘皮的维纳斯作者:利奥波德·范·萨克-马索克
      10、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作者:利奥波德·萨克·莫索克
      为翻译剧本Venus in Fur做准备。
      一位贵族理想的爱情就是被一个美丽女人的奴役与虐待,结果却被情敌的一顿鞭子打回了现实。这就是非同好之间的悲催。
      
      11、寻欢作乐 作者:威廉·萨默塞特·毛姆
      去年读过后,唯一一本完全记不起情节的书。
      毛姆的另外一本书,毛姆读书随笔一直搁在桌上随时翻阅,看了他八卦的多名家的私生活后,对于理解他们的作品非常有帮助。

      12、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 作者:约翰·赫斯特
      爱读倒不一定,但是非常容易读,内容如其名,极其简短。

      13、拖拉一点也无妨 作者:约翰•佩里
       这是去年读过的最有用的一本书。
       对于我这样的严重的拖延症患者很有帮助,基本认清了拖延的本质,不再从心理上对抗拖延症,那样结果只会导致自己破罐子破摔,而一旦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利用结构化拖延法来迂回对付拖延症,毕竟,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罪恶感什么的,就别强求太多了。

      14、红龙 作者:托马斯·哈里斯
      15、沉默的羔羊 作者:托马斯·哈里斯
      16、汉尼拔 作者:托马斯·哈里斯
      看完美剧汉尼拔后,开始补原著。
      最喜欢几本书里,汉尼拔与威尔和克拉丽丝的好几次对话,他们去见汉尼拔时的的紧张,却又不得不前去求助与他,跟他一来一往的快速对话,穿插博士对案情的分析,又要求他们回答问题,或是讲述自己的故事。这种节奏让人欲罢不能。

      17、冰与火之歌·卷五·魔龙的狂舞(全三册) 作者:乔治·R. R. 马丁
      18、冰与火之歌·卷四·群鸦的盛宴(全两册) 作者:乔治·R. R. 马丁
      每年电视剧播出的时候,都有种看在线视频时播放进度条的即视感,电视剧的播出就是播放的红条,马丁的写作速度就是已经加载的灰条,随时都可能因为网速(写作速度)稍慢一点,就需要停下来加载的紧迫感。

      19、骑士制度 作者:埃德加·普雷斯蒂奇 编
      本书由九篇论文组成,阐述了历史上真实骑士的发展与变迁,他们是如何从最初野蛮尚武,发展成为后来被后世传颂高贵美德,维护社会秩序、帮助穷苦人民、为高贵的女性服务。

      20、沙海 作者:南派三叔
      自从看完盗墓笔记那坑爹的大结局后,已无力继续追三叔的盗墓系列,不过碰到了很不错的朗读者,于是就在跑步时听完了沙海。
      一如既往,作者开出一个大坑,情节进展不快,离奇的事件虽接二连三,但就像是公园里水上漂的娱乐项目,小朋友在充气球中,滚来滚去,始终无法触及水面。连同臧海花一起弃了。

      21、笑傲江湖(全四册) 作者:金庸
      挺好,就是有点长。

      22、悲惨世界 作者:雨果
      12年底迷上音乐剧《悲惨世界》后,一发不可收拾,当然不能只满足于看剧,原著嘛小时候读过,不过几乎已经忘光了。
       读的过程中,其中有些章节,比如介绍修道院修女生活的和拿破仑的章节,感觉有点打断阅读感受。但到了珂赛特出嫁之后的章节,我停了两次才读完全书,回想冉阿让的一生,他想让珂赛特放弃自己段落,让我好几次哭到无法自已。
       这本书能写的太多了,可惜因为拖延迟迟没有动笔,在这里先简单写两点:
       第一,芳汀的遭遇。芳汀无疑是书里命运悲惨的人物之一,遇人不淑早早生下小孩,又被寄养孩子的老板勒索,但她后来的沉沦也跟她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关。在她进了工厂,有了稳定的收入之后,就开始超前消费,分期付款购置比较贵的家具和服饰,结果直接导致了失去稳定收入后就走投无路了。
       第二,爱书的植物学家马伯夫先生,因为生活日益窘迫,每天出门带着两本最心爱的书,回家时却腋下空空,换回一丁点食物和给女女人治病救命的药。这位八旬的老人跟着ABC小伙子们一起来到街垒,他从安灼拉手中夺过红旗,脚步坚定地登上街垒,面对无数的枪口,高喊出“革命万岁!”。

      23、巴黎圣母院 作者:雨果
      继续雨果的作品。雨果笔下的爱情都是颜控啊,马吕斯在珂赛特没有成熟蜕变之前,并没有对上眼,美丽的艾丝美拉达则是被众人追捧。

      24、了不起的盖茨比 作者:菲茨杰拉德
      因电影而看。
      “于是我们奋力向前划,逆流向上的小舟,不停地倒退,进入过去。“ 需要重读。

      25、包法利夫人 作者:福楼拜
      这本书绝对是去年最大的收获,相见恨晚。很久没有因为一本书受到如此的震撼,有待详写。

      26、蝴蝶梦 作者:达夫妮·杜穆里埃
      德语音乐剧观后重读此书。阴冷的海水拍打着悬崖,丽贝卡阴魂不散,胆怯瘦弱的“我”在那个前女主人无处不在的庄园中找不到自己生存的位置,然而,这一切只是表象。

       27、大卫·科波菲尔(上下) 作者:狄更斯
       各类善良、淳朴、可爱、邪恶、残暴、丑陋的人都栩栩如生,他们坚韧顽强恣意地生活着。始终难以忘怀的是巴吉斯最初和最后的那句“巴吉斯愿意”,正是退潮时分。他随潮水一起去了。
      
       28、哈扎尔辞典 作者:米洛拉德帕维奇
       这本书的阅读体验非常奇妙,有种微醺的感觉,完全不同于阅读其它书籍。读起来非常流畅,似真似假,如梦如幻的故事。

       29、The Pirate King 作者:R.A. Salvatore
       被遗忘国度Transitions系列第二本。12年底看完第一本,今年要看完第三本。

[部分有待补充]
2014.1.3
时间:10:13 评论(3) 引用(0) 阅读(4084) Tags: , , ,
15 Nov.2012

之所以传奇——龙枪传奇书评 雨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阅读   出处:本站原创   

传奇的诞生


  在中国奇幻圈里,《龙枪编年史》被称为西方奇幻启蒙读物。自从1998年台湾译者朱学恒将其引进中国以来,《龙枪编年史》以浓郁的龙与地下城游戏风格,令中国读者领略了西方奇幻的独特魅力,为其后《魔戒》、《冰与火之歌》等西方奇幻巨著进军中国奠定了群众基础,可谓意义非凡。
  《龙枪编年史》最为成功之处,就是对角色的刻画极其出色,众多出场人物的一言一行特点鲜明,令人掩卷难忘。其中便有龙枪系列小说中人气最高的角色——法师雷斯林。他身体孱弱,性格孤僻,言语刻薄,对魔法的追求近乎狂热,与之形成对比的,则是他的双胞胎哥哥卡拉蒙,身强力壮,性格开朗,待人和善。这对兄弟在《龙枪编年史》中的表现十分精彩,不仅赚到了超高的人气,还成为《龙枪传奇》诞生的关键因素。
  在《龙枪编年史》第三卷《春晓之巨龙》的结尾处,英雄们战胜强敌,各自回家,唯有雷斯林例外。他驾驭巨龙,成了帕兰萨斯大法师之塔的主人。临别时,他问哥哥卡拉蒙:“你愿意随我踏上黑暗的道路吗?”于是,作者和读者的共同意愿一起催生了《龙枪传奇》。
  与某些作品生编硬造的续作不同,《龙枪传奇》绝非狗尾续貂,而是开花结果,水到渠成。从某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把《龙枪编年史》看作一部规模宏大的序章,一幕巨细无遗的铺垫,为的就是一个传奇的诞生。
  而《龙枪编年史》的种种不足,在《龙枪传奇》中完全看不到。角色方面,一改以往角色众多、不分主配的弊病,雷斯林和卡拉蒙作为绝对主角出场;线索方面,没有情节的断裂和过多的分支,雷斯林的计划从头到尾贯穿整部小说,脉络十分清晰。
  《龙枪传奇》,注定成为传奇。

时间旅行与改变未来


  现下的中国小说市场,穿越题材大行其道,而在十几年前,《龙枪传奇》译文版现身中国大陆时,时间旅行在奇幻小说中尚不多见,雷斯林穿越时空是一件很时髦的事儿。
  科幻小说中用以时间旅行的道具往往是时间机器,在《龙枪传奇》中,雷斯林身为大法师之塔的主人,有权使用时光旅行的法术;坎德人泰斯则持有类似时间机器的魔法装置。双方先后回到过去,对他们所在的时间线施加影响。
  选择回到过去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猎奇怀旧,便是有改变未来的意图。雷斯林的野心日益膨胀,促使他制定了一个极为疯狂的计划,即吞噬历史上最伟大法师的力量,继而向神发起挑战,最终取而代之。聪明的雷斯林几乎算无遗策,但坎德人泰斯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彻底改变了这条时间线。
  对于时间线的设定,即使科幻作品也极为谨慎,担心无法自圆其说。而《龙枪传奇》中的时间旅行是非常大胆的,雷斯林使用法术进行了两次跳跃,卡拉蒙和坎德人泰斯在通过法师帕萨里安的法术回到过去后,居然阴差阳错地穿越到未来——克莱恩的末日,继而再次跳回正确的时间线。
  可以说,《龙枪传奇》对奇幻小说中的时间旅行做了一次成功的尝试。

野心与真心


  从《龙枪编年史》开始,雷斯林就被塑造成一个野心勃勃的法师,不惜牺牲健康以换取力量。雷斯林离开长枪英雄的队伍后,投向黑暗之后塔克西丝,却又在最后时刻站在光明的一边,究其反复无常的原因,不外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八个字。到了《龙枪传奇》,雷斯林的地位和力量达到巅峰,便顺理成章地踏上封神之路。
  万事皆有因,雷斯林的野心膨胀至此,与他童年的遭遇不无关系。他生来瘦弱,从小备受欺凌,更有一个“万人迷”的哥哥形成鲜明对比,于是雷斯林极度渴望拥有力量,凌驾于众人之上。成神之心,正是这种欲望扭曲放大到极致的结果。
  雷斯林几乎成功了。在作者的笔下,雷斯林展现出非凡的智慧和力量,步步逼近那个似乎遥不可及,却又唾手可得的梦想。而当他最终选择失败的时候,并不是败给塔克西丝,而是败给了自己的真心。
  雷斯林的错误在于,他一味地服从野心的驱使,忽略了真心的需求。在野心的蒙蔽下,他所能看到的未来,仅仅是摧毁众神、统治世界的美好图景,却没有想到,这一切存在的意义,只是他对世界的报复与怨恨。而面对世界毁灭、无人喝彩的结局,雷斯林重新审视真心,才发现其中的荒谬之处。
  无论如何,雷斯林在《龙枪传奇》中所走的路,充满了悲情的英雄主义色彩,正如美国比较神话学大师约瑟夫•坎贝尔在《神话的力量》中写到的:“我们在原要找到憎恶的地方,却找到了神明;原要杀死别人,却毁灭了我们自己;原要拔足远行,却来到自身存在的中心;原要孤身一人,世界却终不相离。”

救赎或试炼


  法师议会首领帕萨里安在送走卡拉蒙之前这样说道:“记住,你不是为了拯救世界而踏上旅途,你是为了拯救一个灵魂而回到过去。”
  从某个角度来讲,《龙枪传奇》是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信仰的救赎,兄弟情的救赎,但最重要的是一个灵魂的救赎。由于雷斯林是“邪恶”的一方,而卡拉蒙此去是为了阻止雷斯林,因而读者很容易想到需要救赎的是雷斯林的灵魂。
  不过,《龙枪传奇》之所以传奇,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作者精心设计了“灵魂救赎”这条线,远远不是弃恶扬善、改过自新那么简单。
  由于雷斯林从小身体孱弱,卡拉蒙始终肩负着照顾弟弟的责任。雷斯林虽然极不情愿,但又确实很难离开哥哥,在外人看来,这是雷斯林对卡拉蒙的依赖。事实上,当雷斯林下决心离开哥哥后,卡拉蒙对弟弟的精神依赖才暴露出来,这种依赖最为可怕,导致卡拉蒙丧失了自我。
  在民间神话故事中,英雄必然要经受“试炼”。这与原始社会的成人礼有关,孩子必须杀掉幼稚的自我,摆脱对父母的依恋,方能长大成人。《龙枪传奇》的《试炼之卷》,其中也有“试炼”二字,某一方面指的也是卡拉蒙的“灵魂救赎”。
  面对一心想要成神的弟弟,卡拉蒙劝说过,忍耐过,而在精神依赖的巨大影响下,他始终不能“长大成人”,直到他亲眼目睹残酷的未来……

善与恶的讨论


  通俗文学作品对于善与恶的讨论很是常见,简单来讲,就是好人和坏人的区分,更写实的作品则认为人性复杂,善恶可以共存甚至转化。雷斯林在《龙枪编年史》中的阵营转变就是一例,因此他最后出手帮助善的一方获胜,是在情理之中的;在《龙枪传奇》中,雷斯林最后的抉择,亦不出人意料。
  而《龙枪传奇》的可贵之处,在于探讨了至善所造成的后果。如果“邪恶”的雷斯林成神,世界是什么模样?作者给了我们答案:诸神的末日,毁灭的克莱恩。那么,如果一个绝对善良的人主导世界,又是什么模样?在龙枪小说中多次提及的教皇和“大灾变”,第一次活生生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并且大胆地探讨了这一问题的答案。
  在《龙枪传奇》的《时光之卷》中,作者展示了一个绝对光明的世界。伊斯塔是世界的宗教中心,其最高统治者教皇致力于铲除一切邪恶,以及一切反对他的势力,誓将善良与仁慈带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在教皇的统治下,克莱恩迎来了历史上最繁荣的时代。
  然而,平衡是龙枪世界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设定,正如诸神分为善良、邪恶与中立三个阵营,如果任何一方独大,就会产生失衡。教皇在至善之路上越走越远,他不断颁布法令,要铲除“邪恶”的种族、控制“不洁”的言行,甚至驱逐法师,剥夺牧师使用法术的能力。最终,教皇妄图成神,从而触怒诸神,引发了克莱恩历史上最恐怖的“大灾变”。
  善行引发恶果,与恶行造成恶果,可以说殊途同归。

  《龙枪传奇》是两位作者玛格丽特•魏丝和崔西•西克曼的巅峰之作,无愧为龙枪系列小说中最为出色的作品。令读者们至今津津乐道的几位长枪英雄,在这部小说中完成了华丽的谢幕,自此以后,江山换代,新的英雄在译林出版社即将出版的《龙枪传承》、《夏焰之巨龙》中粉墨登场。
时间:17:56 评论(0) 引用(0) 阅读(31575) Tags: , ,
8 Dec.2011

艾玛关于婚姻及女性独身的观点【未完成】 阴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阅读   出处:本站原创   
引用
  'I do so wonder, Miss Woodhouse, that you should not be married, or going to be married - so charming as you are!'

  Emma laughed, and replied:

  'My being charming, Harriet, is not quite enough to induce me to marry; I must find other people charming - one other person at least. And I am not only, not going to be married, at present, but have very little intention of ever marrying at all.'

  'Ah, so you say, but I cannot believe it.'

  'I must see somebody very superior to any one I have seen yet, to be tempted; Mr. Elton, you know' (recollecting herself) 'is out of the question: and I do not wish to see any such person. I would rather not be tempted. I cannot really change for the better. If I were to marry, I must expect to repent it.'

  'Dear me! - it is so odd to hear a woman talk so!'

  'I have none of the usual inducements of women to marry. Were I to fall in love, indeed, it would be a different thing! but I never have been in love; it is not my way, or my nature; and I do not think I ever shall. And, without love, I am sure I should be a fool to change such a situation as mine. Fortune I do not want; employment I do not want; consequence I do not want: I believe few married women are half as much mistress of their husband's house as I am of Hartfield; and never, never could I expect to be so truly beloved and important; so always first and always right in any man's eyes as I am in my father's.'

  'But then, to be an old maid at last, like Miss Bates!'

  'That is as formidable an image as you could present, Harriet; and if I thought I should ever be like Miss Bates - so silly, so satisfied, so smiling, so prosing, so undistinguishing, and unfastidious, and so apt to tell every thing relative to every body about me, I would marry tomorrow. But between us, I am convinced there never can be any likeness, except in being unmarried.'

  'But still, you will be an old maid - and that's so dreadful!'

  'Never mind, Harriet, I shall not be a poor old maid; and it is poverty only which makes celibacy contemptible to a generous public! A single woman, with a very narrow income, must be a ridiculous, disagreeable old maid! the proper sport of boys and girls, but a single woman, of good fortune, is always respectable, and may be as sensible and pleasant as any body else. And the distinction is not quite so much against the candour and common sense of the world as appears at first; for a very narrow income has a tendency to contract the mind, and sour the temper. Those who can barely live, and who live perforce in a very small, and generally very inferior, society, may well be illiberal and cross. This does not apply, however, to Miss Bates; she is only too good natured and too silly to suit me; but, in general, she is very much to the taste of every body, though single and though poor. Poverty certainly has not contracted her mind: I really believe, if she had only a shilling in the world, she would be very likely to give away sixpence of it; and nobody is afraid of her - that is a great charm."

——Emma P67


时间:22:06 评论(0) 引用(0) 阅读(50258) Tags:
8 Dec.2011

《龙枪编年史》微读书笔记【持续更新】 不指定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龙枪   出处:本站原创   
卷一 秋暮之巨龙

1、
引用
"Besides," he said, "that dagger was Flint's!"
“话说回来,”他说,“那把匕首其实是佛林特的……”
——第一章

这句泰斯的台词算得上是全书开篇的第二个笑点,第一个笑点当然是坎德人登场时调侃矮人的那段话,在那部很渣的动画片里,这句台词也有保留,不过仔细想来,似乎这一句不太符合泰斯的性格。

龙枪里多次提到了坎德人所谓的观点,他们从不认为自己“借东西”“捡东西”这样的行为算作偷窃,如果一定要指责他们在偷东西,坎德人会觉得非常受伤。根据前文和后面那一段与地精的战斗来推断,泰斯用来杀地精的匕首是他跟佛林特拥抱时随手拿过来。

按照书中所描述的坎德人的性格,如果失主对泰斯说,某某东西是自己的,泰斯总是说,“一定是你弄掉了。”或者“多亏我帮你捡到。”因为在坎德人看来,自己包包里新增的物品都是人家不想要了的,那么也应该是算他的东西了。

所以我觉得,此处泰斯自己说出来“这匕首是佛林特的”感觉就有点不合情理了。
时间:15:40 评论(1) 引用(0) 阅读(59163) Tags: , , , ,
16 Aug.2011

指环王的碎碎念 晴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观影   出处:本站原创   
  近日下载了蓝光加长版指环王,再一次重温,布兰切特开场时那一大段旁白,每一个熟悉的场景,每一个人物的登场,都让我激动不已。说简单些这是一个拯救世界的故事,但在故事中蕴含了很多其它的东西。

  看完第一部的一些感受。

  1、霍比特人
  佛罗多飞速收拾好行李准备上路时,甘道夫对他说,“感觉好像一个月就能了解霍比特人,但是很多年后他们仍然会令人吃惊。”
  当夏尔宁静安详的主旋律响起时,脑海里浮现出的是一派无比美丽的田园风光,是傍晚时酒馆里欢愉的笑声歌声交谈声,是人们劳动间歇抽着烟斗的怡然自得,是孩子们等待焰火时一脸的期盼,是山姆偷看小玫时的羞涩眼神,是佛罗多坐在大树下读书时的心灵的平静。这就是霍比特人,与世无争快乐的生活着,这样的地方才是历尽苦难的佛罗多和山姆心底最强烈的奢望,回家的念头是最强的精神支柱。
时间:15:35 评论(0) 引用(0) 阅读(50614) Tags: , , ,
4 Aug.2011

几样手作糕点〖4P〗 不指定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色影   出处:本站原创   
时间:14:16 评论(0) 引用(0) 阅读(49903) Tags:
31 Jul.2011

Under Shadow 20章〖上〗 不指定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码字   出处:本站原创   
  今晚12点过后,就会有很多暗黑3试玩的消息出来,看来这次暗黑3真的快了,当然暴雪的游戏,不等到正式发售,多长时间的跳票都是有可能的。

  这篇暗黑2毁灭之王的同人小说,构思了很久,也中断了很久,终于想在暗黑3出来之前填完这个坑,其实差不多也就剩下一半左右了吧。停了好几年,现在接着写,可能会对原来设定的任务进行一些调整,也许会使得人物的性格发生一些变化,我也需要写一些来找找感觉。

第二十章


  赫拉森说,“要进入墓穴,必须首先拿到钥匙,钥匙是塔•拉夏的法杖,但是为了保护古墓的安全,钥匙被拆开为木杖与蝮蛇神符,分开保存,需要用赫拉迪克方块将其恢复原状……”

  “赫拉迪克方块!”艾德和莱娜异口同声地喊起来。

  “怎么,你们见过那个盒子?”赫拉森疑惑地问。

  “这下麻烦了,”艾德失望地叹了口气,小声嘀咕着,“都怪那个傻女人,方块如今落在杰•海因手中,就算我们不要命去找到那些零件,恐怕也无法复原钥匙,麻烦事情真是一件接着一件,我到底还要倒霉多久啊!”

  赫拉森听不清他在咕哝什么,也没没时间去问,他看到自己身体慢慢恢复成灵体模样,打了个不耐烦的手势,然后说,“我没有时间了,我还能帮你们两个忙,告诉你们真正的古墓的地址,其它问题你们只能依靠自己了。”
时间:22:04 评论(0) 引用(0) 阅读(50147) Tags: , , ,
24 Feb.2011

火炬木小组/TrochWood〖+3〗 晴

作者: 露可小溪   分类:观影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这个队伍是曾经的火炬木小组卡迪夫分部,Martha Jones第二季来打了两集的酱油。即将播出的第四季,只剩下了Jack和Gwen两人远走异国他乡,卡迪夫这里的裂缝在神秘博士/Doctor Who第五季结尾被Steven Moffat彻底关闭。

  火炬木小组作为神秘博士的衍生剧,最初的出现是在Doctor Who 2005第二季第二集Tooth and Claw里,博士和Rose在一座名为TrochWood的别墅里从狼人的尖牙利爪之下营救了女王,此后女王下令创建名为火炬木的机构,专门做抵御外星入侵的研究。

  第三季 Children of Earth

  Gwen带着一群小孩子藏在废弃的仓库中,躲避军队的抓捕,她对老公手里的DV说出以下的话:

  “长久以来我都很想知道Jack提到过的那位博士。他有时候会突然出现拯救世界,有时则不会现身。过去那些他不曾出手的危难之时,我都想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出现。但是现在我不用问了,我知道了答案。有的时候,博士看着这个星球,然后羞愧的转身走开。”(There's one thing I always meant to ask Jack. Back in the old days. I wanted to know about that Doctor of his. The man who appears out of nowhere and saves the world. Except sometimes he doesn't. All those times in history when there was no sign of him, I wanted to know why not. But I don't need to ask any more. I know the answer now. Sometimes the Doctor must look at this planet and turn away in shame.)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不想用黑暗、丑陋这样的词,不过也许真实比起这些词来说更加残酷。神一样的存在的博士没有出现,我们只能依靠我们自己。

【待续】



  第二季第四集 Meat

  最近伴随着归真堂上市的消息,活熊取胆汁再一次成为了焦点,既然熊胆的有效药用成分确实能用其它的方式来取得,那么着实没有必要延续此种毫无必要的残酷行为。一只黑熊终生都被囚禁在铁囚衣中,为了方便取胆汁的伤痕伴随它终生不能痊愈,就在如此的痛苦中,它们为人类奉献了胆汁,奉献了健康和生命。

  火炬木小组的这一集正好讲述了一个类似的故事。一只巨大的外星生物从裂缝来到了卡迪夫,很不幸地被一帮人类控制起来,从它身上活体取肉。更不幸的是这种生物非但没有死,而是自我修复,体型越来越大。这也意味着如果它逃不出去,那么它的痛苦将是永恒的。

  虽然只看过被取胆汁的黑熊的照片,但是这一集里面,这个庞大生物清澈的眼睛,和它令人心碎的哀号声和麻醉失效后的狂躁,就能想到那些在林间威猛的黑熊,在笼子里是挨过煎熬的一分一秒。

  结果也十分哀伤,火炬木小组没能按计划将这个迷失的生物从裂缝送回去,痛苦难耐的它由于身躯过于庞大,为了避免仓库被它毁掉,Owen只好对它进行了安乐死。
分页: 1/20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